第二章 她的身份?

    “舅舅,是不是子衿做错了什么?是不是子衿惹舅舅不开心了?子衿做错了什么,子衿可以改,舅舅不要娶她好不好?”她声音哽在嗓子里,泪水在眼眶里打着转,有些委屈。

    以前她做了什么惹他不开心,只要唤他舅舅,他通常便会心软的。

    “放开本王!”他厉声道。

    本王?他何时在她面前自称过本王。

    “连祁,你到底怎么了?”听到他这样说,她既担忧又害怕。昨日还好好的,为何她睡了一觉,舅舅就像换了一个人,陌生得紧。

    夜里究竟发生了什么?

    卫连祁却早就不耐烦了,略带凉意的手强硬地把她环在他腰身上的手臂扯开,用力将她甩在地上,仿佛她是什么脏东西一样,“你最好清楚你自己的身份,本王的事何时需要你来过问了!”

    她的身份?她是他捡来的,只是他名义上的外甥女。

    他说完就离开了书房,卫子衿彻底慌了,连多想的时间都没有,直接起身追了上去,他存心不等她,两人之间的距离越拉越远,眼看着他快走出她的视线了,卫子衿急出一身汗,直接摔倒在地,很大声地叫喊了一声痛。

    他停了下来。

    卫子衿勾唇笑了,舅舅果然还是像以前一样爱她,一样不舍得让她受苦的。

    她起身冲到他面前,刚伸出手臂想要抱他,就听到他说:“卫子衿,你已经成年了,以后,不许你再碰本王,你能不顾廉耻,不要脸面,不怕被人指点,本王却丢不起人!”

    他低头冷漠地看着她的眼睛,语速缓慢却极其镇定,一字一言如银针扎进卫子衿的心窝。

    卫子衿错开他的视线,豆大的泪珠像断了线一样往下掉,“你在骗我,卫连祁你骗我!你要娶她为什么早不娶,非要挨到二十八岁?!”她不停地抽泣着,嗓音都变了腔调。

    “晚几年不也一样,她并没有嫁给旁人。”言外之意,他原来要娶的人,也是南宫婉玉。

    卫子衿的心像被人攥在了手里,用力地揉捏,闷闷的疼遍布四肢百骸,差点让她窒息。她神情有些木讷,有些不甘心地再次开口问他,“夜里我跟舅舅说我及笄,舅舅说,是到了该成婚的时候,又是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她当时听了他那句话,心里像灌了蜜糖一样甜。卫子衿以为卫连祁要娶她了,单单想着与他成亲时候的画面,就想了足足半夜。

    “的确,本王是为你定了一门亲事的。”卫连祁说完便转身离开。

    他的声音淡淡的,没有夹杂任何感情,却像一支支冷箭插在卫子衿的心上,疼得她身子都在发颤将她全身的力量都抽离了个干净,她大口大口地喘息着,最后还是两眼一黑,重重地倒在了冰凉地面上。

    她以为他对他是有情的,她以为卫连祁二十八岁都不曾娶妻纳妾,就是在等她长大。到最后,不过是她自作多情罢了。

    卫连祁走到院门口,就听到身体撞击地面的声音,他连头都没回,直接扬长而去。
本站所有小说均来源于会员自主上传,如侵犯你的权益请联系我们,我们会尽快删除。
演示站,免费小说,免费全本小说,好看的小说,热门小说,小说阅读网
http://ys8.yvip8.cn All Rights Reserved